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10-15 09:43:38

            “你們別吃了。”馬嬌兒忽然把自己做的那盤糖酥鯉魚拖了過來,她做的這么難吃,自己都吃不下去,他們干嘛委屈自己去吃。

            喬曦放下筷子,抬頭看去,“嬌兒,其實味道挺好的,只是炸魚的時候時間有點長。”

            “糊了就是糊了,不用你替我說話。”馬嬌兒端起那盤鯉魚出門倒在了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    等她走后,季旭陽也放下了筷子,對喬曦說道:“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也是如此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笑了笑,去給他盛了一碗面條,等回到飯桌的時候,馬嬌兒也回來了,她賭氣的坐到椅子上一言不發,也沒有想再去吃一口飯。

            喬曦和季旭陽談起了村里的事情,這一談就是一個多小時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打起了哈欠,一次次看去手表,強打著精神不時看去兩個人。她不能困,誰知道她睡著了,兩個人會做出什么事情。

            她打了好幾個哈欠,去洗了好幾把臉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也感覺時間有些晚了,起身告辭。等到喬曦把季旭陽送出門,回來的時候發現馬嬌兒已經鉆進了被窩里。

            楊盼已經離開了村子,炕上有很大的地方,喬曦沒有打算去炕上睡,拿出了鋪蓋,準備在地上湊合一夜,明天馬嬌兒和團建的人也該走了,湊合一下就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是發燒不舒服嗎?”馬嬌兒睜開了眼睛,把身子往炕里頭挪了挪,“別假惺惺的做樣子,趕緊上來睡,省的你跟別人說我欺負你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抱著被子上了炕,雖然她也知道馬嬌兒對季旭陽的感情,但不影響對她的判斷,秉性還是不錯,直率,就是大小姐的脾氣大了點。

            團建在第二天的下午結束,總共三天的團建,每一來到這里的職員都有些意猶未盡,有人看著漫山的果樹,感慨道:“真希望下次還能來,到時候這里漫山都長滿了果子,嘿,這里可是有我的一份辛勤的汗水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把所有人集合在一起,照了一張全家福,隨后笑道:“大家的這張照片,我們會一直掛在村委會里,你們是我們村里來的第一批客人,也是我們村子發展的見證人,也希望你們有時間回來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還給他們每個人準備了一份農產品,讓張守業和其余的村委會人分發出去,她和馬嬌兒進了村委會,要把這次團建的賬結一下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也在村委會里,他正打電話給人來村里按無線網,讓村里享受網絡的服務,而且要把村子的旅游業推銷出去,也需要網絡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之前在村委會交了十萬塊錢的押金,喬曦一筆筆核算下來,要退還給馬嬌兒一萬五千塊錢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無所謂的揮手,“這筆錢,我們不要了,就算是買的你們農村產品的錢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村里無償贈送給你們的。”喬曦拿出了手機,“我們加一下好友,我把剩余的錢支付寶轉賬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說不要就不要!”馬嬌兒忽然來了脾氣,“你如果還要給我的話,我就出去告訴你們村里的人,他們的駐村書記把錢往外送,看他們能答應嗎?”

            喬曦只能答應了下來,如果被馬嬌兒嚷嚷起來,勢必會讓村里的人對她有意見,這反而影響村里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喬曦說道:“剩余的錢,我給你記下來了,等你下次來,這些錢你依然可以提出來使用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不在意這點錢,在意的是人,她看去了季旭陽,“旭陽,你打算在這里呆多久時間?”

            “應該會有幾天時間,把這里的無線網拉好,還要請一些媒體人來村里拍攝照片,宣傳村子。”季旭陽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眼睛眨了眨,忽然對喬曦說道:“我在你們村子還沒有玩夠,我打算在你們村里再呆幾天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愣了一下,“你不跟你們的團隊一起回去了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回去了。”馬嬌兒坐到了一把椅子上,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“這里的環境這么好,來一趟多不容易,我再多呆兩天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不由看去了季旭陽,馬嬌兒留下自然是因為他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對此只能苦笑,也試圖去勸阻馬嬌兒,但馬嬌兒鐵了心要留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不用把我當成客人,權當我是來村里的義工,我什么活都能干。”馬嬌兒笑瞇瞇額說完,就跑出居委會,跟就要上返程大巴的團隊告訴了這件事情。

            這些人都是她父親公司的職員,對于這位大小姐的決定,誰也不敢反對,跟馬嬌兒還有村里的人揮手告別,大巴車緩緩駛出了村子。

            團建的人都走了以后,喬曦和季旭陽商量了起來,“這是我們村靠旅游業掙到的第一筆錢,是留在村的賬戶上,當做流水資金,還是挨家挨戶發放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季旭陽雖然在村里投入了不少錢,如果換成其他的商人,終于見到了回頭錢,自然是希望把錢留下來,先把本金一點點回籠。不過他知道小泉子村的疾苦,沒有半點的猶豫,“先把錢給大家伙分發下去,讓大家也都高興高興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微笑的點頭道:“那我就聽你的,讓大家伙都樂呵樂呵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把電話打了出去,讓錢喜鳳到村委會來算下賬,讓張守業坐著張亮的車現在就去銀行提款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過來拿了馬嬌兒之前給的支票,坐車去往了鎮上。

            村里要連夜發錢的消息傳了出去,全村上下都沸騰了,村委會門口站滿了人。

            陳鋒還有村里的黨員一邊維持著秩序,一邊讓大家先回家吃晚飯,“今晚肯定會把錢都挨家挨戶分發出去,大家不要著急。”

            村委會里面錢喜鳳手里的計算機噼里啪啦的響著,根據喬曦的指使,把錢平攤給村里的人,就當是村里幾家困難戶當初沒有客人入住,也要平攤錢。

            他們是村里的一份子,也是最需要關注的群體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,算好了,每一戶的錢是一千三百二十五。”錢喜鳳眼里面隱隱都有些激動,城里人只是來了三天,一家就掙了這么多錢,這可等于以前一個月的工資了。

            對于未來,她的心里充滿了憧憬。

            “零頭的二十五塊錢留在村里,等著下個月交電費,其余的錢分發出去。”喬曦想了想說道。

            錢喜鳳點頭,這樣發錢也容易點,否則光找零錢也夠他忙活一頓的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候,張守業從鎮上回來了,手里拿著個提兜,進門就對喬曦說道:“喬書記,幫忙搬出張桌子,錢都拿到手了,要給大家分錢了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和錢喜鳳搬出了一張桌子,外面的路燈已經亮了,人群都急著圍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眼睛一瞪,朝著湊過來的人群喝道:“誰要是再擠的話,今晚就不給他發錢。”

            這句話果然好使,眾人紛紛退開了幾步,陳鋒和其余的黨員也趁機把眾人和桌子隔開了一點距離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把手里的提兜往桌上一放,把里面一捆捆錢拿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眾人眼睛都亮了,呼吸都急促了起來,還沒有誰見過這么多錢。

            錢喜鳳走到了桌邊,把名單放到了桌上,“接下來我念到名字的人,拿著印章過來,沒有印章的蓋手印也行,一家是一千三百塊錢。”

            這仿佛又是在人群里拋了個炸彈,三天時間就能分到一千三百塊錢?

            這錢也太好掙了吧!

            不過想想也是,村子為了發展旅游業投入了多少錢,光山上的果樹苗就花了幾十萬,現在的一切都來之不易。

            人們的思想在逐漸改變,保護好這里的綠水青山,才能留得住金山銀山。

            第83章 分錢

            “你們別吃了。”馬嬌兒忽然把自己做的那盤糖酥鯉魚拖了過來,她做的這么難吃,自己都吃不下去,他們干嘛委屈自己去吃。

            喬曦放下筷子,抬頭看去,“嬌兒,其實味道挺好的,只是炸魚的時候時間有點長。”

            “糊了就是糊了,不用你替我說話。”馬嬌兒端起那盤鯉魚出門倒在了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    等她走后,季旭陽也放下了筷子,對喬曦說道:“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也是如此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笑了笑,去給他盛了一碗面條,等回到飯桌的時候,馬嬌兒也回來了,她賭氣的坐到椅子上一言不發,也沒有想再去吃一口飯。

            喬曦和季旭陽談起了村里的事情,這一談就是一個多小時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打起了哈欠,一次次看去手表,強打著精神不時看去兩個人。她不能困,誰知道她睡著了,兩個人會做出什么事情。

            她打了好幾個哈欠,去洗了好幾把臉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也感覺時間有些晚了,起身告辭。等到喬曦把季旭陽送出門,回來的時候發現馬嬌兒已經鉆進了被窩里。

            楊盼已經離開了村子,炕上有很大的地方,喬曦沒有打算去炕上睡,拿出了鋪蓋,準備在地上湊合一夜,明天馬嬌兒和團建的人也該走了,湊合一下就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是發燒不舒服嗎?”馬嬌兒睜開了眼睛,把身子往炕里頭挪了挪,“別假惺惺的做樣子,趕緊上來睡,省的你跟別人說我欺負你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抱著被子上了炕,雖然她也知道馬嬌兒對季旭陽的感情,但不影響對她的判斷,秉性還是不錯,直率,就是大小姐的脾氣大了點。

            團建在第二天的下午結束,總共三天的團建,每一來到這里的職員都有些意猶未盡,有人看著漫山的果樹,感慨道:“真希望下次還能來,到時候這里漫山都長滿了果子,嘿,這里可是有我的一份辛勤的汗水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把所有人集合在一起,照了一張全家福,隨后笑道:“大家的這張照片,我們會一直掛在村委會里,你們是我們村里來的第一批客人,也是我們村子發展的見證人,也希望你們有時間回來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還給他們每個人準備了一份農產品,讓張守業和其余的村委會人分發出去,她和馬嬌兒進了村委會,要把這次團建的賬結一下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也在村委會里,他正打電話給人來村里按無線網,讓村里享受網絡的服務,而且要把村子的旅游業推銷出去,也需要網絡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之前在村委會交了十萬塊錢的押金,喬曦一筆筆核算下來,要退還給馬嬌兒一萬五千塊錢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無所謂的揮手,“這筆錢,我們不要了,就算是買的你們農村產品的錢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村里無償贈送給你們的。”喬曦拿出了手機,“我們加一下好友,我把剩余的錢支付寶轉賬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說不要就不要!”馬嬌兒忽然來了脾氣,“你如果還要給我的話,我就出去告訴你們村里的人,他們的駐村書記把錢往外送,看他們能答應嗎?”

            喬曦只能答應了下來,如果被馬嬌兒嚷嚷起來,勢必會讓村里的人對她有意見,這反而影響村里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喬曦說道:“剩余的錢,我給你記下來了,等你下次來,這些錢你依然可以提出來使用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不在意這點錢,在意的是人,她看去了季旭陽,“旭陽,你打算在這里呆多久時間?”

            “應該會有幾天時間,把這里的無線網拉好,還要請一些媒體人來村里拍攝照片,宣傳村子。”季旭陽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眼睛眨了眨,忽然對喬曦說道:“我在你們村子還沒有玩夠,我打算在你們村里再呆幾天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愣了一下,“你不跟你們的團隊一起回去了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回去了。”馬嬌兒坐到了一把椅子上,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“這里的環境這么好,來一趟多不容易,我再多呆兩天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不由看去了季旭陽,馬嬌兒留下自然是因為他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對此只能苦笑,也試圖去勸阻馬嬌兒,但馬嬌兒鐵了心要留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不用把我當成客人,權當我是來村里的義工,我什么活都能干。”馬嬌兒笑瞇瞇額說完,就跑出居委會,跟就要上返程大巴的團隊告訴了這件事情。

            這些人都是她父親公司的職員,對于這位大小姐的決定,誰也不敢反對,跟馬嬌兒還有村里的人揮手告別,大巴車緩緩駛出了村子。

            團建的人都走了以后,喬曦和季旭陽商量了起來,“這是我們村靠旅游業掙到的第一筆錢,是留在村的賬戶上,當做流水資金,還是挨家挨戶發放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季旭陽雖然在村里投入了不少錢,如果換成其他的商人,終于見到了回頭錢,自然是希望把錢留下來,先把本金一點點回籠。不過他知道小泉子村的疾苦,沒有半點的猶豫,“先把錢給大家伙分發下去,讓大家也都高興高興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微笑的點頭道:“那我就聽你的,讓大家伙都樂呵樂呵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把電話打了出去,讓錢喜鳳到村委會來算下賬,讓張守業坐著張亮的車現在就去銀行提款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過來拿了馬嬌兒之前給的支票,坐車去往了鎮上。

            村里要連夜發錢的消息傳了出去,全村上下都沸騰了,村委會門口站滿了人。

            陳鋒還有村里的黨員一邊維持著秩序,一邊讓大家先回家吃晚飯,“今晚肯定會把錢都挨家挨戶分發出去,大家不要著急。”

            村委會里面錢喜鳳手里的計算機噼里啪啦的響著,根據喬曦的指使,把錢平攤給村里的人,就當是村里幾家困難戶當初沒有客人入住,也要平攤錢。

            他們是村里的一份子,也是最需要關注的群體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,算好了,每一戶的錢是一千三百二十五。”錢喜鳳眼里面隱隱都有些激動,城里人只是來了三天,一家就掙了這么多錢,這可等于以前一個月的工資了。

            對于未來,她的心里充滿了憧憬。

            “零頭的二十五塊錢留在村里,等著下個月交電費,其余的錢分發出去。”喬曦想了想說道。

            錢喜鳳點頭,這樣發錢也容易點,否則光找零錢也夠他忙活一頓的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候,張守業從鎮上回來了,手里拿著個提兜,進門就對喬曦說道:“喬書記,幫忙搬出張桌子,錢都拿到手了,要給大家分錢了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和錢喜鳳搬出了一張桌子,外面的路燈已經亮了,人群都急著圍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眼睛一瞪,朝著湊過來的人群喝道:“誰要是再擠的話,今晚就不給他發錢。”

            這句話果然好使,眾人紛紛退開了幾步,陳鋒和其余的黨員也趁機把眾人和桌子隔開了一點距離。

            張守業把手里的提兜往桌上一放,把里面一捆捆錢拿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眾人眼睛都亮了,呼吸都急促了起來,還沒有誰見過這么多錢。

            錢喜鳳走到了桌邊,把名單放到了桌上,“接下來我念到名字的人,拿著印章過來,沒有印章的蓋手印也行,一家是一千三百塊錢。”

            這仿佛又是在人群里拋了個炸彈,三天時間就能分到一千三百塊錢?

            這錢也太好掙了吧!

            不過想想也是,村子為了發展旅游業投入了多少錢,光山上的果樹苗就花了幾十萬,現在的一切都來之不易。

            人們的思想在逐漸改變,保護好這里的綠水青山,才能留得住金山銀山。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