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10-17 09:53:26

            小泉子村在村委會門口挨家挨戶開始發錢,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,尤其是拿到錢的那一刻,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開來。

            全村上下的每一戶都會分到一千三百塊錢,唯獨只有喬曦不在其中,就哪怕當時錢喜鳳算賬的時候,她的名字也在其中,但被她自己給劃去了。

            看到一張張發自內心的笑臉,她也跟著會心的笑了,比給她更多的錢都要開心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這段時間過于疲累,她有些不太舒服,走進了村委會里,在抽屜里拿出一塊糖放進了嘴里。

            低血糖總是時不時地打擾到她,讓她顯得一陣陣的頭暈和惡心,她撫著額頭深喘了兩口氣。

            外面發錢的一直在繼續著,小寶娘笑嘻嘻的走到了桌前,在名單上蓋了手印,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指,朝著錢喜鳳伸出了手,“錢會計,俺家的錢。”

            錢喜鳳開始數著錢,在要把一疊錢遞給小寶娘的時候,一旁的張守業抬起煙袋桿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小寶娘,就看你平常的小家子氣,這錢就不應該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娘急忙把錢喜鳳手里的錢抓了過去,笑呵呵的對張守業說道:“老村長,您老可別逗俺了,俺知道您也不會那么做,俺還想著掙了這么多錢,要怎么謝您呢!”

            “你可別跟我來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。”張守業哼了一聲,“謝我干什么,你那張利嘴還會謝人?就當要謝,也不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媽趕緊陪笑道:“對,要謝就謝全體的村委。”

            張守業瞪了她一眼,“雖然村委每個人都做的很好,你的確應該感謝,但是有一個人卻是你最應該感謝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媽想了想。,朝著街道遠處看去,路燈下的季旭陽正在擦拭著車子。

            “是,俺現在就去感謝季旭陽,要不是他給咱們村子投資,咱們村還得繼續窮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以為季旭陽是有錢沒地方花了,在咱們這窮村投這么多錢?要不是看在別人的面子上,人家會做這出力不討好的事情?”張守業見她這么不開竅,不由臉色陰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小寶媽狐疑的看著他,接著用力拍了下腦子,“哎呀,你瞧按著腦子,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人給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說完,就朝著村委會里面奔去,心里暗暗責罵自己,也許是喬曦往日太沒架子了,她把她所做的一切都覺得是理所當然?,F在想來,最應該感謝的可不是人家嘛!

            沒有人家來這個村,現在所有的變化都不會發生。

            喬曦在桌邊喝了幾口水嗎,感覺身體好多了,剛抬起頭的時候,發現小寶娘奔了進來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她下意識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小寶娘高興的晃動了下手里拿著的一疊錢,接著表情逐漸認真了起來,在喬曦的驚訝中,深深地彎腰。

            她這個往日一點虧不肯吃的女人,給喬曦深深地鞠躬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,俺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可別這樣說。”喬曦趕緊過去扶起了她,還沒等著再次說話,從門外又進來了一個村民。

            她也是來感謝喬曦的。

            經過張守業的指點,尤其是知道喬曦放棄了村里的分紅,沒有打算拿村里的一分錢,一個個都跟著動容了。

            在他們拿到村里的分紅的時候,都想進來跟喬曦說一聲,謝謝。

            這是打心眼里的話,她改變了他們的村子,她值得他們感謝!

            喬曦趕緊攔住一個個要走進來感謝她的村民,她和幾個人一起走出了村委會,看著前面的人群,微微笑道:“大家真的不需要感謝我,這都是大家伙自己地努力。”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。”張老三在人群里喊了一嗓子,“俺們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一聲聲感謝的話從大家伙的嘴里喊了出來,雖然聲音不齊,喬曦卻能看的出來大家的真誠,她的眼眶紅了。

            深吸了口氣,她對著所有人鞠了一躬,再次起身的時候,她的淚水已經開始打轉了。

            “是我應該感謝大家,是大家讓我感到了自己的價值。”

            “謝謝……”她不善言辭,撓了撓頭發笑了笑,此時露出了她一個女孩子該有的拘謹和害羞。

            眾人也跟著笑了起來,只是笑著笑著,眼淚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他們仿佛第一次才感覺到這個駐村書記只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女孩,她比男人有魄力和擔當,為了發展村里她受到了太多的不理解。

            她的心里一定很苦吧,可她還是堅持了下來!

            發錢的張守業悄悄的抹了把老淚,他是為了村里感到高興,村里有這么一位駐村駐村干部,他看到了村子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他率先鼓掌,所有人都被帶動,感謝的掌聲響成了一片。

            喬曦無奈的看了過去,“老村長,你快別跟著起哄了,我可受不起??旖o大家發錢吧,這都晚上九點多了,大家明天還要干活呢!”

            “好,繼續發錢!”張守業哈哈大笑了一聲,拿起一旁的名單念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目光看去了遠處路燈下洗車的季旭陽,走過去想跟他問問今晚住宿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還沒走到,就從前面的胡同里小跑出一個人影,她還和她撞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嬌兒?”喬曦認出來來人,扶正她的身子,疑惑道:“你不是先回去休息了嗎?怎么又來了這邊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晚上還是留宿在喬曦的家里,之前見他們要發錢,覺得沒啥意思,就告訴喬曦困了先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家的洗衣液呢?”馬嬌兒問道。

            喬曦說道:“你是說洗衣粉吧,就在水缸下面??!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,你回家找給我。”馬嬌兒有些不高興起來,洗衣服的水都放好了,衣服也泡進了盆里,她百年一度的洗一次衣服竟然發現沒有了洗衣液,尤其是現在商店也關門了,想買也買不到。

            喬曦點點頭,跟著馬嬌兒回去了家里。

            當踏進廚房里,喬曦和馬嬌兒雙雙驚了一下,滿地流著自來水。

            “壞了,我忘記關自來水了。”馬嬌兒朝著水缸處看了一眼,急著踩著水就跑了進去,水缸里的水早就滿了,正不斷地往外涌著自來水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進去了兩步,又趕緊提著褲子跑了回來。

            地上的水都快要漫過了門檻,一腳進去褲腿都濕了。

            喬曦來不起多想,幾步跑進去,把自來水龍頭關上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曦,你快把水掃出去,我還要洗衣服呢!”馬嬌兒在外面急道。

            喬曦苦笑的搖頭,找來了掃帚和鐵鍬,把地上的水掃著往院子里倒去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大小姐,你能不能進來幫幫忙。”喬曦扶著墻壁深喘了兩口氣,眼前有些發暈,這么晚了一口飯沒吃,再加上低血糖剛緩解不久。

            “我才不要!”馬嬌兒撇著嘴說道:“那么臟,我才不要進去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嘆了口氣,直起身子剛要轉身,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,這把馬嬌兒嚇了一跳,剛想跑過去,只見高大的人影先一步從身邊而過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曦,你怎么了?有沒有事?”

            進來的人是季旭陽,他在路燈下洗車的時候就看到馬嬌兒來找喬曦,洗完車子不由跟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撫了撫額頭,在季旭陽的攙扶下爬了起來,“沒什么事,只是頭暈一下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臟水打濕了,季旭陽看著地上水,臉色很難看,猛然回頭朝著馬嬌兒斥責道:“這是不是你做的?既然流了滿地的水,你為什么就不能搭把手,看著她自己在干活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從沒見過這么兇的季旭陽,眼淚刷的就掉了下來,張嘴委屈的哭了起來,“你干嘛對我這么兇?我哪里知道她會摔倒?在你眼里只有她。我做什么都不對,都不如她,是我錯了行了嗎???”

            第84章 笑著笑著就哭了

            小泉子村在村委會門口挨家挨戶開始發錢,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,尤其是拿到錢的那一刻,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開來。

            全村上下的每一戶都會分到一千三百塊錢,唯獨只有喬曦不在其中,就哪怕當時錢喜鳳算賬的時候,她的名字也在其中,但被她自己給劃去了。

            看到一張張發自內心的笑臉,她也跟著會心的笑了,比給她更多的錢都要開心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這段時間過于疲累,她有些不太舒服,走進了村委會里,在抽屜里拿出一塊糖放進了嘴里。

            低血糖總是時不時地打擾到她,讓她顯得一陣陣的頭暈和惡心,她撫著額頭深喘了兩口氣。

            外面發錢的一直在繼續著,小寶娘笑嘻嘻的走到了桌前,在名單上蓋了手印,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指,朝著錢喜鳳伸出了手,“錢會計,俺家的錢。”

            錢喜鳳開始數著錢,在要把一疊錢遞給小寶娘的時候,一旁的張守業抬起煙袋桿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小寶娘,就看你平常的小家子氣,這錢就不應該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娘急忙把錢喜鳳手里的錢抓了過去,笑呵呵的對張守業說道:“老村長,您老可別逗俺了,俺知道您也不會那么做,俺還想著掙了這么多錢,要怎么謝您呢!”

            “你可別跟我來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。”張守業哼了一聲,“謝我干什么,你那張利嘴還會謝人?就當要謝,也不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媽趕緊陪笑道:“對,要謝就謝全體的村委。”

            張守業瞪了她一眼,“雖然村委每個人都做的很好,你的確應該感謝,但是有一個人卻是你最應該感謝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寶媽想了想。,朝著街道遠處看去,路燈下的季旭陽正在擦拭著車子。

            “是,俺現在就去感謝季旭陽,要不是他給咱們村子投資,咱們村還得繼續窮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以為季旭陽是有錢沒地方花了,在咱們這窮村投這么多錢?要不是看在別人的面子上,人家會做這出力不討好的事情?”張守業見她這么不開竅,不由臉色陰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小寶媽狐疑的看著他,接著用力拍了下腦子,“哎呀,你瞧按著腦子,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人給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說完,就朝著村委會里面奔去,心里暗暗責罵自己,也許是喬曦往日太沒架子了,她把她所做的一切都覺得是理所當然?,F在想來,最應該感謝的可不是人家嘛!

            沒有人家來這個村,現在所有的變化都不會發生。

            喬曦在桌邊喝了幾口水嗎,感覺身體好多了,剛抬起頭的時候,發現小寶娘奔了進來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她下意識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小寶娘高興的晃動了下手里拿著的一疊錢,接著表情逐漸認真了起來,在喬曦的驚訝中,深深地彎腰。

            她這個往日一點虧不肯吃的女人,給喬曦深深地鞠躬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,俺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可別這樣說。”喬曦趕緊過去扶起了她,還沒等著再次說話,從門外又進來了一個村民。

            她也是來感謝喬曦的。

            經過張守業的指點,尤其是知道喬曦放棄了村里的分紅,沒有打算拿村里的一分錢,一個個都跟著動容了。

            在他們拿到村里的分紅的時候,都想進來跟喬曦說一聲,謝謝。

            這是打心眼里的話,她改變了他們的村子,她值得他們感謝!

            喬曦趕緊攔住一個個要走進來感謝她的村民,她和幾個人一起走出了村委會,看著前面的人群,微微笑道:“大家真的不需要感謝我,這都是大家伙自己地努力。”

            “喬書記。”張老三在人群里喊了一嗓子,“俺們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一聲聲感謝的話從大家伙的嘴里喊了出來,雖然聲音不齊,喬曦卻能看的出來大家的真誠,她的眼眶紅了。

            深吸了口氣,她對著所有人鞠了一躬,再次起身的時候,她的淚水已經開始打轉了。

            “是我應該感謝大家,是大家讓我感到了自己的價值。”

            “謝謝……”她不善言辭,撓了撓頭發笑了笑,此時露出了她一個女孩子該有的拘謹和害羞。

            眾人也跟著笑了起來,只是笑著笑著,眼淚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他們仿佛第一次才感覺到這個駐村書記只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女孩,她比男人有魄力和擔當,為了發展村里她受到了太多的不理解。

            她的心里一定很苦吧,可她還是堅持了下來!

            發錢的張守業悄悄的抹了把老淚,他是為了村里感到高興,村里有這么一位駐村駐村干部,他看到了村子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他率先鼓掌,所有人都被帶動,感謝的掌聲響成了一片。

            喬曦無奈的看了過去,“老村長,你快別跟著起哄了,我可受不起??旖o大家發錢吧,這都晚上九點多了,大家明天還要干活呢!”

            “好,繼續發錢!”張守業哈哈大笑了一聲,拿起一旁的名單念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目光看去了遠處路燈下洗車的季旭陽,走過去想跟他問問今晚住宿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還沒走到,就從前面的胡同里小跑出一個人影,她還和她撞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嬌兒?”喬曦認出來來人,扶正她的身子,疑惑道:“你不是先回去休息了嗎?怎么又來了這邊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晚上還是留宿在喬曦的家里,之前見他們要發錢,覺得沒啥意思,就告訴喬曦困了先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家的洗衣液呢?”馬嬌兒問道。

            喬曦說道:“你是說洗衣粉吧,就在水缸下面??!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,你回家找給我。”馬嬌兒有些不高興起來,洗衣服的水都放好了,衣服也泡進了盆里,她百年一度的洗一次衣服竟然發現沒有了洗衣液,尤其是現在商店也關門了,想買也買不到。

            喬曦點點頭,跟著馬嬌兒回去了家里。

            當踏進廚房里,喬曦和馬嬌兒雙雙驚了一下,滿地流著自來水。

            “壞了,我忘記關自來水了。”馬嬌兒朝著水缸處看了一眼,急著踩著水就跑了進去,水缸里的水早就滿了,正不斷地往外涌著自來水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進去了兩步,又趕緊提著褲子跑了回來。

            地上的水都快要漫過了門檻,一腳進去褲腿都濕了。

            喬曦來不起多想,幾步跑進去,把自來水龍頭關上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曦,你快把水掃出去,我還要洗衣服呢!”馬嬌兒在外面急道。

            喬曦苦笑的搖頭,找來了掃帚和鐵鍬,把地上的水掃著往院子里倒去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大小姐,你能不能進來幫幫忙。”喬曦扶著墻壁深喘了兩口氣,眼前有些發暈,這么晚了一口飯沒吃,再加上低血糖剛緩解不久。

            “我才不要!”馬嬌兒撇著嘴說道:“那么臟,我才不要進去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嘆了口氣,直起身子剛要轉身,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,這把馬嬌兒嚇了一跳,剛想跑過去,只見高大的人影先一步從身邊而過。

            “喬曦,你怎么了?有沒有事?”

            進來的人是季旭陽,他在路燈下洗車的時候就看到馬嬌兒來找喬曦,洗完車子不由跟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撫了撫額頭,在季旭陽的攙扶下爬了起來,“沒什么事,只是頭暈一下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臟水打濕了,季旭陽看著地上水,臉色很難看,猛然回頭朝著馬嬌兒斥責道:“這是不是你做的?既然流了滿地的水,你為什么就不能搭把手,看著她自己在干活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從沒見過這么兇的季旭陽,眼淚刷的就掉了下來,張嘴委屈的哭了起來,“你干嘛對我這么兇?我哪里知道她會摔倒?在你眼里只有她。我做什么都不對,都不如她,是我錯了行了嗎???”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