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10-19 16:41:26

            季旭陽訓斥了一番馬嬌兒,這讓馬嬌兒心里很難受,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淌。

            喬曦過來勸阻季旭陽,低聲道:“我也沒什么事,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,你別對嬌兒發這么大的火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的耳朵尖,聽到了喬曦的話后,喊道:“我不需要你替我解釋,我一個女孩子來你們這破村,你以為我愛來啊,在家里都沒有受過這么大的委屈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女孩子?”季旭陽看著馬嬌兒,搖頭喊了一聲我的千金大小姐,說著把喬曦的手掌拿了起來,“你只知道你是女孩子,難道她喬曦就不是?你看看她的手,這一道道的口子,我們誰能想象的到她到底經歷過什么,她為這個村子付出了什么?!你是在蜜罐里長大的,是家里的掌上明珠,可她喬曦就不是嗎?她放棄了優越的環境來到這里,不僅要對村里上下負責,還要照顧著你的心情,她心里委不委屈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沉默了起來,也知道喬曦為了村子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委屈,可是心里不得勁,尤其是不想聽到季旭陽夸獎喬曦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怒不可遏的重復喊道:“馬嬌兒,你只知道你受了委屈,那你告訴我,她喬曦心里委不委屈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吸了吸鼻子,接著用力擦了把眼淚,看著季旭陽幾乎是拼盡全力的在大喊道:“她是委屈,可她有人愛,她在你季旭陽的心里。我沒有,我從來都沒有!”

            說完,她沖進了里屋,拿起了自己的旅行包就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急著抓住了她的胳膊,“嬌兒,你去哪里?”

            “既然我渾身上下全是毛病,我就不在這里礙你們眼了。”馬嬌兒抬頭朝著季旭陽看了下,隨后扯開喬曦的手,跑出了房子。

            “旭陽,你真的不應該對她這么兇。”喬曦走到了洗臉盆邊,從里面把馬嬌兒之前泡在里面的衣服拿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是季旭陽的一件外套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在村子忙了一天,外套放在了村委會的椅子上,馬嬌兒看到上面沾了不少的塵土,就拿回家里去洗。接著發現沒有了洗衣液,出來找喬曦,回來的時候發現自來水沒關,流了滿地的水。

            喬曦把季旭陽的外套遞給了他,“現在沒人給你洗了,自己去洗吧!”

            她急匆匆的跑了出去,天都這么黑了,她不放心馬嬌兒,這么晚了提著行李又能去哪里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的確是沒有地方去,在村里瞎逛蕩,想到自己的處境,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又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嬌兒,你跟我回去。”喬曦借著路燈下的光,看到了她,急著過去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!”馬嬌兒用力甩開她的手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“這么晚了,你想去哪里?”喬曦心急如焚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恰好在這時候,對面走來了一個佝僂的身子,她是村里的孤寡老婦人。

            她是從居委會分錢回家,分了錢肯定高興,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,先是疑惑的看了一下馬嬌兒,隨后朝著喬曦看了過去,“喬書記,這么晚了,你們這是去哪???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常年獨居家中,孤寂慣了,曾經家里的雞得了雞瘟,不想讓喬曦把瘟雞帶走,她把它們當成了生命來敬畏,當成了家人開守護。

            這次馬嬌兒等人來村里團建,最開始的時候馬嬌兒和楊盼分在她家中,但是楊盼覺得她照顧自己都成問題,更別說照顧她們兩個人了,也直言不諱的拒絕了。

            為此,老婦人還難受了好長時間。

            沒等到喬曦回答老婦人,馬嬌兒折了回來,拉著老婦人的手,急著說道:“奶奶,我去你家住,你還歡迎嗎?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愣了一下,接著滿臉開心的說道:“歡迎,俺當然歡迎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打了個響指,“那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,我今晚就去你家住,食宿我都會花錢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趕緊搖頭,從口袋里拿出了村里分紅的一千三百塊錢,“不用給俺錢,俺這才領了錢,俺有錢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忍不住看去了喬曦,雖然錢不多,但不可否認是她帶給了全村一種希望,讓全村人今晚像過年一樣的高興。

            喬曦一聽老婦人答應馬嬌兒住在她家,心里一塊石頭落到了地上,過去道:“大娘,如果這樣的話,那就謝謝你了,家里缺不缺被子啥的,我給您送過去一床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缺,家里什么都有。”老婦人看去了馬嬌兒,拉著她的手,慈祥道:“孩子,看樣子你應該還沒吃飯吧,跟俺回家,俺給你做雞蛋吃。”

            她看的出來馬嬌兒是鬧了脾氣,否則不會半夜搬著行李出來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肚子不爭氣的響了一聲,不停的點頭,“謝謝奶奶。”

            想了想,她瞪了一眼喬曦,又趕緊改口,“謝謝大娘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給老婦人叫大娘,她叫奶奶的話,總感覺喬曦在撿她的便宜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跟著老婦人回到了家里,老婦人把她讓進里屋,自己去給她打了雞蛋水,最后放了一大勺紅糖,盛到碗里遞給了馬嬌兒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坐在凳子上,捧著熱氣騰騰的碗,鼻子有些發酸,抬頭看了看老婦人,忽然嗓子有些哽咽,“大娘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輕輕撫摸著她有些冰涼的的手,心疼道“快吃吧!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用力的點頭嗯了一聲,大口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老婦人那雙慈愛的眼神,也許是她那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關心,馬嬌兒把今晚的事情都告訴了她。

            說到后來,馬嬌兒傷心的哭了,“我那么喜歡季旭陽,而季旭陽只喜歡喬曦。他和喬曦才認識多長時間啊,我和他可是同一所大學的校友,我們可是認識了好多年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看著她哭得那么傷心,手足無措起來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也是越說哭的越兇,張著嘴,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滾下來。

            正哭得帶勁的時候,一塊水果糖豆塞進了嘴里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閉上了嘴巴,看著正微笑看著她的老婦人,舔了舔嘴里的糖,“大娘,這糖一點不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說著,又眼淚吧嗒的又下來了,哭著哭著,又下意識舔了幾下嘴里的糖,自己都被自己的搞笑給逗樂了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咔嘣一聲,馬嬌兒把嘴里的糖咬碎了。

            接著,她和老婦人對視一眼,均是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不哭了!”馬嬌兒用手擦了幾把眼淚,“哭起來太累人了,都想睡覺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領著馬嬌兒去了隔壁屋里,里面之前就收拾好了,干凈的被褥,一塵不染的房間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哭的太累了,馬嬌兒這一夜睡得很香,睡著的時候還吧唧幾下嘴,無意識的呢喃了一句,“大娘,這糖好難吃??!”

            村里見了回頭錢,所有人都鉚足了干勁,都在山上和蔬菜大棚里忙碌著。如果長出了水果或者蔬菜,那么來這里旅游的人會買不少,這又是一筆收入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昨晚在張亮家住的,早晨就去村口接到了來給村里拉網線的人,同時也給村委會安裝了兩臺電腦。

            電腦按在了村委會后,喬曦開始做系統,張守業和錢喜鳳都是好奇的湊過來。對于他們,電腦只是聽過看過,沒有接觸過。

            喬曦耐心的給他們講解一些基礎知識,抬頭笑了笑,“咱們村子的不管是旅游業還是土特產想要宣傳出去,還真得靠網絡,這樣可以讓全國的朋友認識到我們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宣傳?”錢喜鳳驚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宣傳是需要在網絡的各種平臺打廣告……”喬曦說著話的時候,抬頭看去了門口方向,馬嬌兒出現在了那里。

            她沉默了下,起身走了過去,“嬌兒,你是不是要離開這里了?需要我給你聯系車子,把你送出村嗎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昨晚哭了一場,憑著她的性子,覺得自己受了委屈,肯定想離開這里了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皺了皺眉,撇嘴道:“誰說我要離開了?你們不是要宣傳村子嗎?我可以幫到你們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忽然醒悟了過來,馬嬌兒的父親做的正好是網絡公司,據說平臺在網絡上的流量很大。

            第85章 宣傳村子

            季旭陽訓斥了一番馬嬌兒,這讓馬嬌兒心里很難受,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淌。

            喬曦過來勸阻季旭陽,低聲道:“我也沒什么事,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,你別對嬌兒發這么大的火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的耳朵尖,聽到了喬曦的話后,喊道:“我不需要你替我解釋,我一個女孩子來你們這破村,你以為我愛來啊,在家里都沒有受過這么大的委屈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女孩子?”季旭陽看著馬嬌兒,搖頭喊了一聲我的千金大小姐,說著把喬曦的手掌拿了起來,“你只知道你是女孩子,難道她喬曦就不是?你看看她的手,這一道道的口子,我們誰能想象的到她到底經歷過什么,她為這個村子付出了什么?!你是在蜜罐里長大的,是家里的掌上明珠,可她喬曦就不是嗎?她放棄了優越的環境來到這里,不僅要對村里上下負責,還要照顧著你的心情,她心里委不委屈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沉默了起來,也知道喬曦為了村子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委屈,可是心里不得勁,尤其是不想聽到季旭陽夸獎喬曦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怒不可遏的重復喊道:“馬嬌兒,你只知道你受了委屈,那你告訴我,她喬曦心里委不委屈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吸了吸鼻子,接著用力擦了把眼淚,看著季旭陽幾乎是拼盡全力的在大喊道:“她是委屈,可她有人愛,她在你季旭陽的心里。我沒有,我從來都沒有!”

            說完,她沖進了里屋,拿起了自己的旅行包就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喬曦急著抓住了她的胳膊,“嬌兒,你去哪里?”

            “既然我渾身上下全是毛病,我就不在這里礙你們眼了。”馬嬌兒抬頭朝著季旭陽看了下,隨后扯開喬曦的手,跑出了房子。

            “旭陽,你真的不應該對她這么兇。”喬曦走到了洗臉盆邊,從里面把馬嬌兒之前泡在里面的衣服拿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是季旭陽的一件外套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在村子忙了一天,外套放在了村委會的椅子上,馬嬌兒看到上面沾了不少的塵土,就拿回家里去洗。接著發現沒有了洗衣液,出來找喬曦,回來的時候發現自來水沒關,流了滿地的水。

            喬曦把季旭陽的外套遞給了他,“現在沒人給你洗了,自己去洗吧!”

            她急匆匆的跑了出去,天都這么黑了,她不放心馬嬌兒,這么晚了提著行李又能去哪里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的確是沒有地方去,在村里瞎逛蕩,想到自己的處境,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又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嬌兒,你跟我回去。”喬曦借著路燈下的光,看到了她,急著過去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!”馬嬌兒用力甩開她的手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“這么晚了,你想去哪里?”喬曦心急如焚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恰好在這時候,對面走來了一個佝僂的身子,她是村里的孤寡老婦人。

            她是從居委會分錢回家,分了錢肯定高興,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,先是疑惑的看了一下馬嬌兒,隨后朝著喬曦看了過去,“喬書記,這么晚了,你們這是去哪???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常年獨居家中,孤寂慣了,曾經家里的雞得了雞瘟,不想讓喬曦把瘟雞帶走,她把它們當成了生命來敬畏,當成了家人開守護。

            這次馬嬌兒等人來村里團建,最開始的時候馬嬌兒和楊盼分在她家中,但是楊盼覺得她照顧自己都成問題,更別說照顧她們兩個人了,也直言不諱的拒絕了。

            為此,老婦人還難受了好長時間。

            沒等到喬曦回答老婦人,馬嬌兒折了回來,拉著老婦人的手,急著說道:“奶奶,我去你家住,你還歡迎嗎?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愣了一下,接著滿臉開心的說道:“歡迎,俺當然歡迎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打了個響指,“那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,我今晚就去你家住,食宿我都會花錢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趕緊搖頭,從口袋里拿出了村里分紅的一千三百塊錢,“不用給俺錢,俺這才領了錢,俺有錢。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忍不住看去了喬曦,雖然錢不多,但不可否認是她帶給了全村一種希望,讓全村人今晚像過年一樣的高興。

            喬曦一聽老婦人答應馬嬌兒住在她家,心里一塊石頭落到了地上,過去道:“大娘,如果這樣的話,那就謝謝你了,家里缺不缺被子啥的,我給您送過去一床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缺,家里什么都有。”老婦人看去了馬嬌兒,拉著她的手,慈祥道:“孩子,看樣子你應該還沒吃飯吧,跟俺回家,俺給你做雞蛋吃。”

            她看的出來馬嬌兒是鬧了脾氣,否則不會半夜搬著行李出來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肚子不爭氣的響了一聲,不停的點頭,“謝謝奶奶。”

            想了想,她瞪了一眼喬曦,又趕緊改口,“謝謝大娘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給老婦人叫大娘,她叫奶奶的話,總感覺喬曦在撿她的便宜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跟著老婦人回到了家里,老婦人把她讓進里屋,自己去給她打了雞蛋水,最后放了一大勺紅糖,盛到碗里遞給了馬嬌兒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坐在凳子上,捧著熱氣騰騰的碗,鼻子有些發酸,抬頭看了看老婦人,忽然嗓子有些哽咽,“大娘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輕輕撫摸著她有些冰涼的的手,心疼道“快吃吧!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用力的點頭嗯了一聲,大口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老婦人那雙慈愛的眼神,也許是她那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關心,馬嬌兒把今晚的事情都告訴了她。

            說到后來,馬嬌兒傷心的哭了,“我那么喜歡季旭陽,而季旭陽只喜歡喬曦。他和喬曦才認識多長時間啊,我和他可是同一所大學的校友,我們可是認識了好多年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看著她哭得那么傷心,手足無措起來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也是越說哭的越兇,張著嘴,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滾下來。

            正哭得帶勁的時候,一塊水果糖豆塞進了嘴里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閉上了嘴巴,看著正微笑看著她的老婦人,舔了舔嘴里的糖,“大娘,這糖一點不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說著,又眼淚吧嗒的又下來了,哭著哭著,又下意識舔了幾下嘴里的糖,自己都被自己的搞笑給逗樂了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咔嘣一聲,馬嬌兒把嘴里的糖咬碎了。

            接著,她和老婦人對視一眼,均是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不哭了!”馬嬌兒用手擦了幾把眼淚,“哭起來太累人了,都想睡覺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人領著馬嬌兒去了隔壁屋里,里面之前就收拾好了,干凈的被褥,一塵不染的房間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哭的太累了,馬嬌兒這一夜睡得很香,睡著的時候還吧唧幾下嘴,無意識的呢喃了一句,“大娘,這糖好難吃??!”

            村里見了回頭錢,所有人都鉚足了干勁,都在山上和蔬菜大棚里忙碌著。如果長出了水果或者蔬菜,那么來這里旅游的人會買不少,這又是一筆收入。

            季旭陽昨晚在張亮家住的,早晨就去村口接到了來給村里拉網線的人,同時也給村委會安裝了兩臺電腦。

            電腦按在了村委會后,喬曦開始做系統,張守業和錢喜鳳都是好奇的湊過來。對于他們,電腦只是聽過看過,沒有接觸過。

            喬曦耐心的給他們講解一些基礎知識,抬頭笑了笑,“咱們村子的不管是旅游業還是土特產想要宣傳出去,還真得靠網絡,這樣可以讓全國的朋友認識到我們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宣傳?”錢喜鳳驚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宣傳是需要在網絡的各種平臺打廣告……”喬曦說著話的時候,抬頭看去了門口方向,馬嬌兒出現在了那里。

            她沉默了下,起身走了過去,“嬌兒,你是不是要離開這里了?需要我給你聯系車子,把你送出村嗎?”

            馬嬌兒昨晚哭了一場,憑著她的性子,覺得自己受了委屈,肯定想離開這里了。

            馬嬌兒皺了皺眉,撇嘴道:“誰說我要離開了?你們不是要宣傳村子嗎?我可以幫到你們。”

            喬曦忽然醒悟了過來,馬嬌兒的父親做的正好是網絡公司,據說平臺在網絡上的流量很大。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