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02-06 10:00:00

            那群黃家隨從臉色瞬息煞白,雙腿都在不住的打顫,那是因為驚恐,巨大的驚恐!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緊緊盯著陳河,這一瞬間……她隱隱從陳河身上看到了一絲決然不同的氣場……那一絲氣場,距離黎佩玖心中的疑惑也愈來愈近……龍王么?你,就是龍王……可龍王,到底代表了什么?

            謝明捂著身上的槍傷,上面鮮血還在不斷溢出,臉色因為失血過多而泛白……他甚至都站不穩了,被幾名保安扶著才沒有跌倒……可此時此刻,他的劇痛被內心的激動所掩蓋,看著陳哥那一股強悍匹敵的氣場,謝明只覺得前所未有的激動!這就是陳哥的力量!無敵的力量!

            陳河眼神森然如猛獸,冷冷掃視過那群黃家隨從,仿若猛獸直視獵物!

            “剛才……是誰對謝明開槍的?”陳河聲音平靜無比,但卻宛若冰窖般森寒。

            那群隨從們雙腿不住打顫……渾身都在發抖……誰都沒有說話……誰都不敢承認……

            “都不說么?”陳河眼眸一冷,空氣中無比壓抑,氣氛極具森寒,所有人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!

            那群隨從中,一名隨從將腦袋壓得很低,他正是剛才開槍打謝明的那位槍手。此時他沉默不說話,隱蔽在人群中。

            陳河目光掃視過這群人,“很好,很好……你們都很講義氣,我最佩服的,就是講義氣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踱步而來,每踏上一步,殺機便濃重一分,仿佛要將空氣都給徹底凝固!

            那位槍手頭壓得更低了……額頭上悄然滲出了一絲冷汗。

            空氣一片森然寂冷,壓抑的讓人喘息不過。陳河仿佛一尊猛獸,在猛獸面前……他們這等螻蟻又怎敢造次?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走到那位槍手面前,就這么淡然平靜的盯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敢開槍,你就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么?”

            那名槍手渾身一顫,臉色瞬息慘白……雙腿都在不住的打顫,“不……不是我開槍的……不是我……是別人……”他雙眼驚恐,死死狡辯!

            陳河雙眼瞇起,“你知道嗎?我平生……最痛恨不講義氣,禍害朋友的人……你敢做卻不敢認,還要推卸狡辯,你是想連累這群兄弟們跟你一起受罪么?”

            槍手身軀都在顫抖,臉色慘白如死人一般,突然!他猛地從身后掏出一柄槍!對著陳河直接開槍射擊!既然左右都是死,那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??!來個魚死網破??!

            陳河雙手瞬息閃動,如閃電出擊!

            “咔咔咔!”那名槍手還未開槍,手中的槍械便已經被拆卸成了一堆金屬零件……散落了一地!

            槍手大驚,終于崩潰!猛地扭身就跑!這一刻他必須跑!因為他感受到了死亡!

            一道烏芒瞬息從陳河手中飛射而出!

            “嗖!”烏芒直割破槍手的膝蓋骨!他整個直接跪倒在了地上!

            烏芒一陣輕旋,飛回了陳河手中,他淡然踏步而來。

            “剛才,你開槍打了謝明的右手,我這個人很公道,借用你們主人的一句話,血債血償。”陳河說完,長腿猛地踹踢而出,帶著森然恐怖的力道!

            “咔擦!”一聲骨頭脆響,那名槍手的右臂直接崩碎!兇殘無比!

            那名槍手臉色慘白,一陣悲痛慘嚎??!

            現場陷入一片沉寂??!只有那慘嚎聲在空中不斷穿透,仿佛在訴說著這一幕的凄厲!

            陳河眼神淡淡掃視了這群黃家隨從一眼,緩緩說道:“我這個人就是論事,今日我打了你們黃家之人,你們黃家若要討伐,便來找我,耳東陳,水山河!”

            空氣森冷如十二月寒霜,誰都沒有說話,現場一片沉默!只有陳河的那句話在空氣中浮蕩!

            耳東陳,水山河!陳河!這個名字……從今日起,必將引起明珠市的地震!或許,是一場滔天血雨!明珠黃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打臉,黃家三代血脈繼承子嗣被陳河如此凌厲打廢!這件事,必將轟動!

            數輛120急救車疾馳而來,一群醫生護士們從急救車上下來,當他們見到病患黃子道的情形時……所有醫生盡皆震駭!

            地面盡皆凹陷……黃子道整個人橫躺在地面的凹陷中,渾身都是鮮血……胸膛上一更是一片腥紅……雙眼呆若死灰……

            “這是……怎么一回事?!”一名醫生震顫的問道,“患者是被什么重物砸倒了嗎?!怎么會造成如此嚴重的破壞場面?”

            在場一眾人都沒有說話……這要如何開口?莫不成告訴醫生……這是被人一腳踹下所造成的?

            黃子道整個軀體被從凹陷中小心翼翼地抬出來,醫生們檢測處理著他身上的傷口??墒请S著處理的愈來愈深入,那群醫生們臉上的震驚也愈來愈濃!

            黃子道胸膛上的那道傷口……分明就是一道鞋?。?!這……是被人一腳踹塌胸膛……造成如此可怕的創傷!

            所有醫生護士們臉色發白,臉上滿是震驚!

            正當醫生們將黃子道抬上擔架,想要送入救護車時,陳河突然喊住,“等等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嘴角叼著煙,緩緩走到擔架面前。

            “先生不好意思,患者面前不能抽煙!”一名年輕漂亮的女護士想將陳河攔下。但陳河卻根本未理會她,直接走到了擔架面前。

            擔架上的黃子道見到陳河這張面孔,瞳孔猛地收縮,渾身都在巨顫……呼吸更加急促……幾欲崩潰……

            陳河淡淡盯著他,緩緩說道:“記住我的名字,耳東陳,水山河。若要報仇,隨時找我。”

            橫躺在擔架上的黃子道突然身軀一顫,雙腿間一股溫熱的黃色液體溢出,帶著一股濃烈的騷味……他,明珠黃家三代血脈子嗣……嚇尿了??!

            明珠市的夜色無盡綿延,一場腥風暴雨正在暗流下逐漸醞釀。

            黑色奔馳S600緩緩行駛在夜色街道中,黎佩玖坐在副駕駛座上,俏臉有些安靜。

            陳河淡然自若地開著車,嘴里叼著一根煙,似乎像個沒事兒人一樣……但就是如此淡然自若的他,半小時前還將明珠黃家三代血脈子嗣打成了廢人!

            “你打算……與黃家為敵么?”黎佩玖輕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為敵?”陳河緩緩吐出一個煙圈,聲音中透著淡然,“我從來就沒把他們當成對手。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思慮許久,磁聲說道:“明珠黃家,目前在明珠市占據四分之一的勢力,在諸多行業都有涉足,從港口碼頭到各大勢力的延伸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僅此而已么……”陳河神情淡然無比,仿佛置身于世外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不禁有些詫異……難道他真的一丁點浮動都沒有?那黃家縱橫明珠百年,擁有數不清的勢力網,無數資源力量盡數歸隱潛伏在這片土地上,百年的積累,這足矣到達一個恐怖的地步!

            “你不怕他們么?”黎佩玖美眸望著他,終于忍不住問道。

            陳河淡然一笑,扭過頭看著她,“那你怕么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俏臉一凝,倔強堅毅道:“我環球集團樹敵無數,本就夠亂了,再來了黃家那又如何?我不怕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降下車窗,將煙蒂丟出窗外,“明珠黃家……呵,希望他們不要飛蛾撲火……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俏臉中疑惑更甚,她呆呆望著陳河的側影,眸中閃爍著復雜的神采……陳河?龍王?你的背后,究竟是什么身份?

            陳河并沒有將黎佩玖送回黎家別墅,而是送到了世貿酒店。

            這幾天,黎佩玖一家人都居住在世貿酒店。黎家莊園被北極雇傭軍的轟擊之下一片潰亂,根本無法居住。這幾天需要重新裝修善后才能居住。

            回到世貿酒店,此時已經是傍晚7點了,兩人還未吃晚餐,匆匆走進了酒店的西餐廳一起共用晚餐。

            陳河與黎佩玖相處這么多天以來,可以說這幾天是走得最近的。因為兩人就住在同一家酒店、同一個樓層,相鄰的兩個總統套房內……陳河從來沒有與女神總裁這么近距離的生活過,可以說……這一次陳河是因禍得福……

            坐在餐廳內吃著牛排,黎佩玖俏臉呆呆望著窗外,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佩玖,莊園別墅的裝修暫且先緩緩,這一塊交給我來處理吧。”陳河緩緩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微微一愣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這一次襲擊說明了一個問題,你們家的安保系統太弱,我需要對你們家的安防系統做一個全面的改進,安防材料我已經聯系了海外的朋友,有一批先進的安保系統裝備,過幾天就會運送到國內。”陳河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眨,就這么看著陳河,突然問道:“我很好奇……你在海外究竟是什么身份?”

            第十三章

            那群黃家隨從臉色瞬息煞白,雙腿都在不住的打顫,那是因為驚恐,巨大的驚恐!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緊緊盯著陳河,這一瞬間……她隱隱從陳河身上看到了一絲決然不同的氣場……那一絲氣場,距離黎佩玖心中的疑惑也愈來愈近……龍王么?你,就是龍王……可龍王,到底代表了什么?

            謝明捂著身上的槍傷,上面鮮血還在不斷溢出,臉色因為失血過多而泛白……他甚至都站不穩了,被幾名保安扶著才沒有跌倒……可此時此刻,他的劇痛被內心的激動所掩蓋,看著陳哥那一股強悍匹敵的氣場,謝明只覺得前所未有的激動!這就是陳哥的力量!無敵的力量!

            陳河眼神森然如猛獸,冷冷掃視過那群黃家隨從,仿若猛獸直視獵物!

            “剛才……是誰對謝明開槍的?”陳河聲音平靜無比,但卻宛若冰窖般森寒。

            那群隨從們雙腿不住打顫……渾身都在發抖……誰都沒有說話……誰都不敢承認……

            “都不說么?”陳河眼眸一冷,空氣中無比壓抑,氣氛極具森寒,所有人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!

            那群隨從中,一名隨從將腦袋壓得很低,他正是剛才開槍打謝明的那位槍手。此時他沉默不說話,隱蔽在人群中。

            陳河目光掃視過這群人,“很好,很好……你們都很講義氣,我最佩服的,就是講義氣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踱步而來,每踏上一步,殺機便濃重一分,仿佛要將空氣都給徹底凝固!

            那位槍手頭壓得更低了……額頭上悄然滲出了一絲冷汗。

            空氣一片森然寂冷,壓抑的讓人喘息不過。陳河仿佛一尊猛獸,在猛獸面前……他們這等螻蟻又怎敢造次?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走到那位槍手面前,就這么淡然平靜的盯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敢開槍,你就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么?”

            那名槍手渾身一顫,臉色瞬息慘白……雙腿都在不住的打顫,“不……不是我開槍的……不是我……是別人……”他雙眼驚恐,死死狡辯!

            陳河雙眼瞇起,“你知道嗎?我平生……最痛恨不講義氣,禍害朋友的人……你敢做卻不敢認,還要推卸狡辯,你是想連累這群兄弟們跟你一起受罪么?”

            槍手身軀都在顫抖,臉色慘白如死人一般,突然!他猛地從身后掏出一柄槍!對著陳河直接開槍射擊!既然左右都是死,那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??!來個魚死網破??!

            陳河雙手瞬息閃動,如閃電出擊!

            “咔咔咔!”那名槍手還未開槍,手中的槍械便已經被拆卸成了一堆金屬零件……散落了一地!

            槍手大驚,終于崩潰!猛地扭身就跑!這一刻他必須跑!因為他感受到了死亡!

            一道烏芒瞬息從陳河手中飛射而出!

            “嗖!”烏芒直割破槍手的膝蓋骨!他整個直接跪倒在了地上!

            烏芒一陣輕旋,飛回了陳河手中,他淡然踏步而來。

            “剛才,你開槍打了謝明的右手,我這個人很公道,借用你們主人的一句話,血債血償。”陳河說完,長腿猛地踹踢而出,帶著森然恐怖的力道!

            “咔擦!”一聲骨頭脆響,那名槍手的右臂直接崩碎!兇殘無比!

            那名槍手臉色慘白,一陣悲痛慘嚎??!

            現場陷入一片沉寂??!只有那慘嚎聲在空中不斷穿透,仿佛在訴說著這一幕的凄厲!

            陳河眼神淡淡掃視了這群黃家隨從一眼,緩緩說道:“我這個人就是論事,今日我打了你們黃家之人,你們黃家若要討伐,便來找我,耳東陳,水山河!”

            空氣森冷如十二月寒霜,誰都沒有說話,現場一片沉默!只有陳河的那句話在空氣中浮蕩!

            耳東陳,水山河!陳河!這個名字……從今日起,必將引起明珠市的地震!或許,是一場滔天血雨!明珠黃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打臉,黃家三代血脈繼承子嗣被陳河如此凌厲打廢!這件事,必將轟動!

            數輛120急救車疾馳而來,一群醫生護士們從急救車上下來,當他們見到病患黃子道的情形時……所有醫生盡皆震駭!

            地面盡皆凹陷……黃子道整個人橫躺在地面的凹陷中,渾身都是鮮血……胸膛上一更是一片腥紅……雙眼呆若死灰……

            “這是……怎么一回事?!”一名醫生震顫的問道,“患者是被什么重物砸倒了嗎?!怎么會造成如此嚴重的破壞場面?”

            在場一眾人都沒有說話……這要如何開口?莫不成告訴醫生……這是被人一腳踹下所造成的?

            黃子道整個軀體被從凹陷中小心翼翼地抬出來,醫生們檢測處理著他身上的傷口??墒请S著處理的愈來愈深入,那群醫生們臉上的震驚也愈來愈濃!

            黃子道胸膛上的那道傷口……分明就是一道鞋?。?!這……是被人一腳踹塌胸膛……造成如此可怕的創傷!

            所有醫生護士們臉色發白,臉上滿是震驚!

            正當醫生們將黃子道抬上擔架,想要送入救護車時,陳河突然喊住,“等等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嘴角叼著煙,緩緩走到擔架面前。

            “先生不好意思,患者面前不能抽煙!”一名年輕漂亮的女護士想將陳河攔下。但陳河卻根本未理會她,直接走到了擔架面前。

            擔架上的黃子道見到陳河這張面孔,瞳孔猛地收縮,渾身都在巨顫……呼吸更加急促……幾欲崩潰……

            陳河淡淡盯著他,緩緩說道:“記住我的名字,耳東陳,水山河。若要報仇,隨時找我。”

            橫躺在擔架上的黃子道突然身軀一顫,雙腿間一股溫熱的黃色液體溢出,帶著一股濃烈的騷味……他,明珠黃家三代血脈子嗣……嚇尿了??!

            明珠市的夜色無盡綿延,一場腥風暴雨正在暗流下逐漸醞釀。

            黑色奔馳S600緩緩行駛在夜色街道中,黎佩玖坐在副駕駛座上,俏臉有些安靜。

            陳河淡然自若地開著車,嘴里叼著一根煙,似乎像個沒事兒人一樣……但就是如此淡然自若的他,半小時前還將明珠黃家三代血脈子嗣打成了廢人!

            “你打算……與黃家為敵么?”黎佩玖輕聲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為敵?”陳河緩緩吐出一個煙圈,聲音中透著淡然,“我從來就沒把他們當成對手。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思慮許久,磁聲說道:“明珠黃家,目前在明珠市占據四分之一的勢力,在諸多行業都有涉足,從港口碼頭到各大勢力的延伸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僅此而已么……”陳河神情淡然無比,仿佛置身于世外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不禁有些詫異……難道他真的一丁點浮動都沒有?那黃家縱橫明珠百年,擁有數不清的勢力網,無數資源力量盡數歸隱潛伏在這片土地上,百年的積累,這足矣到達一個恐怖的地步!

            “你不怕他們么?”黎佩玖美眸望著他,終于忍不住問道。

            陳河淡然一笑,扭過頭看著她,“那你怕么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俏臉一凝,倔強堅毅道:“我環球集團樹敵無數,本就夠亂了,再來了黃家那又如何?我不怕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緩緩降下車窗,將煙蒂丟出窗外,“明珠黃家……呵,希望他們不要飛蛾撲火……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俏臉中疑惑更甚,她呆呆望著陳河的側影,眸中閃爍著復雜的神采……陳河?龍王?你的背后,究竟是什么身份?

            陳河并沒有將黎佩玖送回黎家別墅,而是送到了世貿酒店。

            這幾天,黎佩玖一家人都居住在世貿酒店。黎家莊園被北極雇傭軍的轟擊之下一片潰亂,根本無法居住。這幾天需要重新裝修善后才能居住。

            回到世貿酒店,此時已經是傍晚7點了,兩人還未吃晚餐,匆匆走進了酒店的西餐廳一起共用晚餐。

            陳河與黎佩玖相處這么多天以來,可以說這幾天是走得最近的。因為兩人就住在同一家酒店、同一個樓層,相鄰的兩個總統套房內……陳河從來沒有與女神總裁這么近距離的生活過,可以說……這一次陳河是因禍得福……

            坐在餐廳內吃著牛排,黎佩玖俏臉呆呆望著窗外,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佩玖,莊園別墅的裝修暫且先緩緩,這一塊交給我來處理吧。”陳河緩緩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微微一愣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這一次襲擊說明了一個問題,你們家的安保系統太弱,我需要對你們家的安防系統做一個全面的改進,安防材料我已經聯系了海外的朋友,有一批先進的安保系統裝備,過幾天就會運送到國內。”陳河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眨,就這么看著陳河,突然問道:“我很好奇……你在海外究竟是什么身份?”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