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02-22 10:00:00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紅唇輕輕一抿,似懂非懂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“武道的最高境界并非攀比勝負,而是超越,超越你心中的那道影子,若是永遠想著著外界煩雜,那便永遠不可能進步。”黃旭陽聲音透著一抹深邃。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似乎終于明白了一些,輕輕點頭,“少爺的意思……是說,練武功不能有攀比之心,不能被外界所影響么?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緩緩點頭,手掌倏然一凝,掌中旋轉的那只水杯頓時停下!那杯中飛旋的綠茶也瞬息漸緩,趨于寧靜。

            此時,那杯中的綠茶已然兩極分化,那茶葉的細微歲末與濃汁已然分開,形成了極為震撼的一幕。

            “如此之茶,才是好茶。”黃旭陽輕輕端起茶杯,放在口中輕抿一口,靜靜感受著茶葉的澀味清香。

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突然一個仆人急急忙忙的沖了大堂內,“稟少爺!大事不好了!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輕抿著杯中綠茶,神情淡然自若,緩緩問道:“何事慌慌張張?聒噪。”

            那仆人連忙鞠身,小心翼翼地匯報道:“少主……三代血脈承襲的黃子道……黃子道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淡然看著他,“黃子道如何?講。”

            “黃子道被人……打成殘廢了……這會兒正在醫院重癥監護室搶救……!”

            這一刻,黃旭陽的目光終于微凝,一抹淡淡的森冷飄溢而出,仿佛將四周的空氣都籠罩在了其中。

            “黃子道……被人打成殘廢?”黃旭陽的聲音平靜的有些嚇人,整個人呼吸綿延深邃,讓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    黃子道雖然是黃家偏門第三代血脈,但卻依舊是黃家之人,他的名字中,帶著一個“黃”字!在這明珠市,黃家半邊天的土地上,竟然有人敢動黃家之人?!有人膽敢動明珠黃家之人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當然不會關心那個黃子道的死活,他是黃家一代血脈最正統的繼承人,未來黃家的統領者!黃子道那等偏門血統在她眼里只不過是一只夤緣攀附的寵物而已,他關心的是“黃家”這兩個大字!

            黃子道被人打成殘廢!這……丟的是明珠黃家的臉??!這……是有人在赤裸裸打臉他們黃家??!這對黃家而言,是莫大的恥辱??!黃家之人在明珠這片土地上,竟被人如此欺凌!這簡直就是狠狠的打臉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眼眸瞇的愈深,一道森然緩緩釋放,“我黃家沉寂數十年,莫非……明珠的這群螻蟻們真將我黃家遺忘了不成?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?”森然瞬息暴漲,形成了可怕的氣韻!

            那名旗袍少女嬌軀輕輕一顫,這一瞬間,她仿佛看到了少爺身上的那股血腥之氣,如此森然。

            而那名仆人更是顫抖著,直接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“對方……是何人?”黃旭陽平靜的問道,聲音中投射一抹血腥之意。

            仆從身子顫抖著,顫顫巍巍道:“對方……對方只報了他的名字……耳東陳……水山河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耳東陳……水山河?”黃旭陽微微低喃,突然他反應過來了,“陳——河??!”

            “哐當!”一聲脆響,黃旭陽手中的青瓷茶杯被直接捏碎!他狠狠一拍紅木案桌,那厚實的案桌被直接拍成了粉碎!四分五裂!

            “陳河!又是陳河??!”黃旭陽整個面色徹變!這一刻,他那顆剛剛平復的心緒再次徹亂??!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被少主這般突然大變的沖動性情給嚇壞了……嬌軀輕顫著,身子往后倒退了好幾步……滿臉驚怕……少主……少主他剛才不是說習武之人不能被外界影響么??為何……為何少主他??

            黃旭陽整個人都緊繃著,臉色反復變幻!剛才他親自所說的不為外界所影響……此時此刻已然成了一句廢話!他被影響了!當他聽到“陳河”這個名字,他的心神徹底大亂!連日以來調整的心神也再次出現了動蕩!

            整間廳堂內彌漫著一股森然可怕的殺機??!黃旭陽這一刻渾身氣勢釋放,早已將剛才自己所說過的話拋到了腦后??!什么打敗自己的影子……什么不與外界攀比……這一切在當他聽到‘陳河’這個名字的時候,徹底潰散瓦解??!此時此刻,他的內心只有暴躁!憤怒!

            “少爺……是否要派人殺了他?”隨從跪倒在地,聲音輕顫著著問道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面目森寒,殺機不斷從眸中釋放!

            “殺?當然要殺??!”他的聲音宛若地獄之音,讓人顫栗!

            黃旭陽雙拳緊握,骨頭關節不斷爆響!這個陳河……多次辱他黃家!上次在希爾頓酒店,黃旭陽被他一拳轟退,當著明珠市一眾頂層精英的面……黃旭陽被打了一擊赤裸的臉!回來后不僅內傷嚴重,就連心神都動蕩不穩,差點傷上加傷!

            第二次……將黃家偏門子弟黃豪打的四肢盡斷!第二次打臉黃家??!

            這一次……竟然將明珠三代繼承血脈子嗣打成殘廢??!這簡直就是赤裸的打他黃家之臉??!堂堂明珠黃家,縱橫數百載!從未有過如此奇恥大辱??!這件事就是在“黃家”二字上面蒙灰??!

            “陳——河!我明珠黃家不出江湖,你真以為可以螻蟻吞象么?!”黃金嶸整個人如猛獸般殺戮饕餮,此刻,他已經徹底被心中的那道影子所占據!所謂的打敗自己,早已被拋到了腦后??!

            這一刻,明珠黃家終于不再沉寂!黃家被人如此赤裸打臉!這是在挑戰整個黃家的尊嚴!這是在挑戰黃家百年的根基??!這一次,黃家注定出手!不死不休??!

            一場動蕩整個明珠的暗流正在逐漸涌動,明珠市的這片天,雷雨前夕的寧靜……

            聚云資本,總裁辦公室

            “什么?”紀茹云聽到黎佩玖的所說的那句話,俏臉一片呆滯,帶著不敢置信!

            “你說……陳河……他把黃家的人打殘廢了?!”紀茹云聲音驚愕,她完全沒反應過來!

            黎佩玖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“瘋了吧他?”紀茹云有些完全想不通,更琢磨不透,這個陳河……也太過肆無忌憚了吧?甚至做事都不考慮后果……

            “那……那佩玖是什么立場?”紀茹云錯愕的看著閨蜜黎佩玖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一凝,投射出一抹倔強堅定,“他既然想得罪黃家,那我與他并肩!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……環球集團已經四面受敵了,再來一個黃家,你撐得住么?”紀茹云帶著一絲關切與擔憂。這一次,陳河是真捅婁子了……環球集團此時此刻泥菩薩過江,陳河在這個關鍵節點又招惹了黃家……竟然還如此凌厲的將黃子道打殘廢!這擺明了就是要跟黃家不死不休!

            黎佩玖輕輕一笑,好似對這件事情毫不在意般,“那又如何呢……既然是他的選擇,那我順從他。”

            紀茹云這一刻只覺得有些瘋了……不僅是陳河瘋了,黎佩玖也瘋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佩玖,你確定?你這樣是把環球集團往火坑上推!”紀茹云認真勸道,“黃家這件事,你不能插手,這件事只會愈演愈烈!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紅唇輕抿,低聲說道:“不插手,難道任由他一個人面對么?”

            這一次,紀茹云愣住了……她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          “黃家在明珠市承襲百載,錯綜復雜……他一個人,恐怕……”黎佩玖的聲音帶著無奈,“環球集團已經敵手遍布,再來一個黃家又何妨呢?”黎佩玖突然淡淡一笑,仿佛云淡也風輕。

            紀茹云呆滯,美眸緊緊凝視著黎佩玖,她仿佛從黎佩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,那種變化,是她以前從未有過的。

            沉寂了片刻,紀茹云緩緩說道,“要不……我回一趟金陵紀家……他這輩子欠我的,我讓他出手……”

            第十五章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紅唇輕輕一抿,似懂非懂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“武道的最高境界并非攀比勝負,而是超越,超越你心中的那道影子,若是永遠想著著外界煩雜,那便永遠不可能進步。”黃旭陽聲音透著一抹深邃。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似乎終于明白了一些,輕輕點頭,“少爺的意思……是說,練武功不能有攀比之心,不能被外界所影響么?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緩緩點頭,手掌倏然一凝,掌中旋轉的那只水杯頓時停下!那杯中飛旋的綠茶也瞬息漸緩,趨于寧靜。

            此時,那杯中的綠茶已然兩極分化,那茶葉的細微歲末與濃汁已然分開,形成了極為震撼的一幕。

            “如此之茶,才是好茶。”黃旭陽輕輕端起茶杯,放在口中輕抿一口,靜靜感受著茶葉的澀味清香。

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突然一個仆人急急忙忙的沖了大堂內,“稟少爺!大事不好了!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輕抿著杯中綠茶,神情淡然自若,緩緩問道:“何事慌慌張張?聒噪。”

            那仆人連忙鞠身,小心翼翼地匯報道:“少主……三代血脈承襲的黃子道……黃子道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黃旭陽淡然看著他,“黃子道如何?講。”

            “黃子道被人……打成殘廢了……這會兒正在醫院重癥監護室搶救……!”

            這一刻,黃旭陽的目光終于微凝,一抹淡淡的森冷飄溢而出,仿佛將四周的空氣都籠罩在了其中。

            “黃子道……被人打成殘廢?”黃旭陽的聲音平靜的有些嚇人,整個人呼吸綿延深邃,讓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    黃子道雖然是黃家偏門第三代血脈,但卻依舊是黃家之人,他的名字中,帶著一個“黃”字!在這明珠市,黃家半邊天的土地上,竟然有人敢動黃家之人?!有人膽敢動明珠黃家之人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當然不會關心那個黃子道的死活,他是黃家一代血脈最正統的繼承人,未來黃家的統領者!黃子道那等偏門血統在她眼里只不過是一只夤緣攀附的寵物而已,他關心的是“黃家”這兩個大字!

            黃子道被人打成殘廢!這……丟的是明珠黃家的臉??!這……是有人在赤裸裸打臉他們黃家??!這對黃家而言,是莫大的恥辱??!黃家之人在明珠這片土地上,竟被人如此欺凌!這簡直就是狠狠的打臉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眼眸瞇的愈深,一道森然緩緩釋放,“我黃家沉寂數十年,莫非……明珠的這群螻蟻們真將我黃家遺忘了不成?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?”森然瞬息暴漲,形成了可怕的氣韻!

            那名旗袍少女嬌軀輕輕一顫,這一瞬間,她仿佛看到了少爺身上的那股血腥之氣,如此森然。

            而那名仆人更是顫抖著,直接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“對方……是何人?”黃旭陽平靜的問道,聲音中投射一抹血腥之意。

            仆從身子顫抖著,顫顫巍巍道:“對方……對方只報了他的名字……耳東陳……水山河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耳東陳……水山河?”黃旭陽微微低喃,突然他反應過來了,“陳——河??!”

            “哐當!”一聲脆響,黃旭陽手中的青瓷茶杯被直接捏碎!他狠狠一拍紅木案桌,那厚實的案桌被直接拍成了粉碎!四分五裂!

            “陳河!又是陳河??!”黃旭陽整個面色徹變!這一刻,他那顆剛剛平復的心緒再次徹亂??!

            旗袍少女被少主這般突然大變的沖動性情給嚇壞了……嬌軀輕顫著,身子往后倒退了好幾步……滿臉驚怕……少主……少主他剛才不是說習武之人不能被外界影響么??為何……為何少主他??

            黃旭陽整個人都緊繃著,臉色反復變幻!剛才他親自所說的不為外界所影響……此時此刻已然成了一句廢話!他被影響了!當他聽到“陳河”這個名字,他的心神徹底大亂!連日以來調整的心神也再次出現了動蕩!

            整間廳堂內彌漫著一股森然可怕的殺機??!黃旭陽這一刻渾身氣勢釋放,早已將剛才自己所說過的話拋到了腦后??!什么打敗自己的影子……什么不與外界攀比……這一切在當他聽到‘陳河’這個名字的時候,徹底潰散瓦解??!此時此刻,他的內心只有暴躁!憤怒!

            “少爺……是否要派人殺了他?”隨從跪倒在地,聲音輕顫著著問道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面目森寒,殺機不斷從眸中釋放!

            “殺?當然要殺??!”他的聲音宛若地獄之音,讓人顫栗!

            黃旭陽雙拳緊握,骨頭關節不斷爆響!這個陳河……多次辱他黃家!上次在希爾頓酒店,黃旭陽被他一拳轟退,當著明珠市一眾頂層精英的面……黃旭陽被打了一擊赤裸的臉!回來后不僅內傷嚴重,就連心神都動蕩不穩,差點傷上加傷!

            第二次……將黃家偏門子弟黃豪打的四肢盡斷!第二次打臉黃家??!

            這一次……竟然將明珠三代繼承血脈子嗣打成殘廢??!這簡直就是赤裸的打他黃家之臉??!堂堂明珠黃家,縱橫數百載!從未有過如此奇恥大辱??!這件事就是在“黃家”二字上面蒙灰??!

            “陳——河!我明珠黃家不出江湖,你真以為可以螻蟻吞象么?!”黃金嶸整個人如猛獸般殺戮饕餮,此刻,他已經徹底被心中的那道影子所占據!所謂的打敗自己,早已被拋到了腦后??!

            這一刻,明珠黃家終于不再沉寂!黃家被人如此赤裸打臉!這是在挑戰整個黃家的尊嚴!這是在挑戰黃家百年的根基??!這一次,黃家注定出手!不死不休??!

            一場動蕩整個明珠的暗流正在逐漸涌動,明珠市的這片天,雷雨前夕的寧靜……

            聚云資本,總裁辦公室

            “什么?”紀茹云聽到黎佩玖的所說的那句話,俏臉一片呆滯,帶著不敢置信!

            “你說……陳河……他把黃家的人打殘廢了?!”紀茹云聲音驚愕,她完全沒反應過來!

            黎佩玖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“瘋了吧他?”紀茹云有些完全想不通,更琢磨不透,這個陳河……也太過肆無忌憚了吧?甚至做事都不考慮后果……

            “那……那佩玖是什么立場?”紀茹云錯愕的看著閨蜜黎佩玖。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一凝,投射出一抹倔強堅定,“他既然想得罪黃家,那我與他并肩!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……環球集團已經四面受敵了,再來一個黃家,你撐得住么?”紀茹云帶著一絲關切與擔憂。這一次,陳河是真捅婁子了……環球集團此時此刻泥菩薩過江,陳河在這個關鍵節點又招惹了黃家……竟然還如此凌厲的將黃子道打殘廢!這擺明了就是要跟黃家不死不休!

            黎佩玖輕輕一笑,好似對這件事情毫不在意般,“那又如何呢……既然是他的選擇,那我順從他。”

            紀茹云這一刻只覺得有些瘋了……不僅是陳河瘋了,黎佩玖也瘋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佩玖,你確定?你這樣是把環球集團往火坑上推!”紀茹云認真勸道,“黃家這件事,你不能插手,這件事只會愈演愈烈!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紅唇輕抿,低聲說道:“不插手,難道任由他一個人面對么?”

            這一次,紀茹云愣住了……她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          “黃家在明珠市承襲百載,錯綜復雜……他一個人,恐怕……”黎佩玖的聲音帶著無奈,“環球集團已經敵手遍布,再來一個黃家又何妨呢?”黎佩玖突然淡淡一笑,仿佛云淡也風輕。

            紀茹云呆滯,美眸緊緊凝視著黎佩玖,她仿佛從黎佩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,那種變化,是她以前從未有過的。

            沉寂了片刻,紀茹云緩緩說道,“要不……我回一趟金陵紀家……他這輩子欠我的,我讓他出手……”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