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"uknos"></small>
  1. <tr id="uknos"><small id="uknos"><delect id="uknos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1. <code id="uknos"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uknos"></ins>
            2019-04-10 16:10:05

            陳河此時那叫一個后悔?。?!因為多日不見珍妮芙……一時沒喊順口……他竟然就直接喊出了這女人的外號!

            珍妮芙趴在車窗前,湛藍眼眸眨著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“朱雀?”黎佩玖美眸凝視,聲音中帶著疑惑。

            陳河急忙調整臉色,假裝莫名的問道:“???什么朱雀?朱雀是什么東西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輕掃了他一眼,“不是你剛才自己在喊么?”說完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珍妮芙,仿佛摸到了一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陳河干咳一聲,“你聽錯了吧,我啥都沒喊啊。”

            珍妮芙也反應過來了,用不流利的中文掩飾道:“朱雀?誰是朱雀呢?”

            陳河有些心驚膽顫的擦拭了一下額頭冷汗,“那啥……我肚子有點餓了,我們先走了……珍妮芙拜拜,茹云拜拜……”

            陳河說完直接駕駛奔馳車飛馳逃離了現場……

            紀茹云呆站在原地,美眸望著那輛飛馳而去的奔馳S600,然后將視線轉移到了珍妮芙身上……朱雀?這……是你的外號么?

            龍王……朱雀……紀茹云心思縝密,她隱隱感覺到,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……似乎正在逐漸揭開……

            奔馳S600飛馳在路上,副駕駛座的黎佩玖美眸依舊緊緊凝視著陳河,要將他看穿了一般。

            陳河被她看的一陣心緒,小心翼翼地的問道:“佩玖,干嘛這么看著我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揚,磁聲問道:“朱雀就是珍妮芙,對么?”

            聽到這句話,陳河的心頭一跳!不過他神情上自然沒有表露出來,佯裝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,“???佩玖你在說什么呀,稀里糊涂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用跟我裝糊涂,剛才我聽的一清二楚,朱雀。”黎佩玖聲音磁性動聽,但卻宛若逼問一般,“你最好能跟我解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“解釋啥呀……朱雀就是天上會飛的鳥啊、”陳河心虛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見到陳河如此無賴,根本從他口中撬不出什么……黎佩玖無可奈何,只能作罷。

            回到世貿酒店后,女神黎佩玖第一時間聯系了手下,讓他們調查海外是否有‘龍王’、‘朱雀’這兩個外號名字的人物……

            黎佩玖靜靜趴在松軟的總統大床上,面前放著一臺筆記本,電腦屏幕上,百度搜索的關鍵詞顯示:朱雀——傳統文化中的四象之一,別名朱鳥,亦有太陽朱雀之名。

            她美眸中閃爍著一抹復雜的神色,不斷分析著這兩個名字的含義……龍王?朱雀?都是和動物有關……而且……都是古代神話傳說中的靈獸……

            “難不成……還有青蛟?白虎……和玄武?”黎佩玖趴在床上喃喃自語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陳河依舊起了一個大早,晨跑鍛煉之后,給女神總裁買了豆漿油條早餐。

            結果剛今天陳河敲總裁的房門,黎佩玖卻死活都不肯開門。似乎昨天陳河在衛生間那一幕對女神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,女神現在對陳河提有很大的戒心。

            陳河只得將早餐放在了門口,然后自己回到了房間里。

            女神在房間里睡了個愜意的懶覺,洗漱一番,換上衣服,這才輕輕打開了房門??吹椒块T口放著的那一袋豆漿油條早餐,黎佩玖微微一楞,拿起了早餐。

            其實作為五星級酒店,這里每天都會安排精致的西式早餐料理的,根本無需自己準備。只是……黎佩玖卻不知怎么,突然之間有點喜歡上了豆漿油條的味道,對那些精致西餐,反而失去了那么一絲興致。

            奔馳車一路飛馳,載著女神總裁來到了環球大廈。女神甩門而去,搖曳著性感的身姿,看的陳河一陣晃眼……若是有機會,一定要把她推倒征服……讓這只冰霜兩重天的母老虎徹底臣服在自己身下!

            陳河回到辦公室,又開始擺弄那副軍事模擬沙盤。他的生活樂趣除了斗蛐蛐、把玩沙盤、打槍戰游戲之外,似乎沒有了其他愛好。

            正玩著上癮呢,突然手機鈴聲響起。

            陳河疑惑的拿起手機……來電顯示,秦般若?

            這丫頭給自己打電話做什么?陳河疑惑接起電話。

            “喂陳河,在干嘛?”秦般若磁性動聽的聲音傳來。

            “我在公司上班呢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單手抓著電話,另一只手依舊把弄著沙盤上的戰局,他此時已經做到了一心兩用的至高境界,一邊打電話,一邊沙盤演練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上次請你吃宵夜的時候,有好幾袋新買的衣服放在你車里呢,你還記得不?”秦般若磁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陳河一愣,這才想了起來,半個月前秦般若請他出去吃宵夜,買了一大堆衣服,都塞在他那輛阿斯頓馬丁的后備箱里呢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你這女人……都過了大半個月了你才記起來……你要是再不來拿,我都要扔垃圾桶了。”陳河無語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切你敢!我這衣服好幾十萬呢。”秦般若嬌聲嗔道,“你公司地址發個過來,我現在過來拿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將環球大廈的地址給她微信發了過去,然后繼續擺弄著面前的這幅軍事沙盤。

            沙盤上,三軍對壘,陳河模擬成雙方,自己和自己博弈著……隨著博弈的愈來愈深入……他的眸光也凝重了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沙盤上,三軍陣營上分別刻著三個名字:環球集團、幽都、海外!

            陳河代表環球集團,而另外兩股勢力則是敵方,陳河這是在模擬著未來所發生的一切危機狀況!隨著局勢愈演愈烈,環球集團所面臨的危機也愈來愈大!黎佩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……她所掌握的那十三個海外港口究竟有多大的影響,那是能動蕩整個東海亞局面的燙手山芋!

            陳河沉默許久,一把將沙盤全局推散,終止了戰局思路。

            “幽都……海外……我倒要看看,你們究竟有何能耐?”陳河低聲喃喃,聲音中透著一抹前所未有的凌厲!他既然答應駱老保護黎佩玖,那……便會傾盡全力!

            明珠.黃家古宅

            一群黑衣西裝的男人整齊一排守候在宅院門口,一名身穿中山裝的青年步伐如龍,從古宅內緩緩踏步而出,每一步都仿佛帶著森然壓抑的氣場!

            隨著中山裝青年的踏步而來,守候在宅院門口的一群男人們面色一凝,所有人微微低頭鞠身!這是尊敬,對面前這位青年男子的尊敬!黃家少主,黃旭陽!

            黃旭陽身穿中山裝,雙手負背而立,一股冷傲的氣場渾然顯現。

            兩名男仆從合力托著著一柄渾厚森然的長刀,恭恭敬敬的將武器長刀遞到少主面前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面色微凝,一把握住那渾厚的刀柄,手臂猛地蓄力一揚,那柄厚重長刀被猛地揚起,一股凌厲的風勁撲面,長刀鋒利無比,帶著森然可怕的殺伐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的眸光在光滑的刀鋒面上映射而過,殺機浮現。

            “耳東陳,水山河……今日,便用你的血肉,以祭長刀!”黃旭陽聲音渾厚,帶著匹敵之傲!

            宅院內,一名蒼老的仆人緩步而出,雖然容顏蒼老,但氣息卻雄渾無比。

            “忠伯,您怎么來了?”黃旭陽看著忠伯,緩緩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雖然是黃家少爺,繼承黃家正統血脈,放眼整個黃家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但在這位年邁蒼老的忠伯面前時,依舊保持著一絲恭敬。

            忠伯伸手輕捋胡須,“我終究有些不放心吶,老爺閉關,如今少爺你便是家族之長,少爺你此番貿然前去,不知兇吉定數,讓我陪你同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十章 結局

            陳河此時那叫一個后悔?。?!因為多日不見珍妮芙……一時沒喊順口……他竟然就直接喊出了這女人的外號!

            珍妮芙趴在車窗前,湛藍眼眸眨著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“朱雀?”黎佩玖美眸凝視,聲音中帶著疑惑。

            陳河急忙調整臉色,假裝莫名的問道:“???什么朱雀?朱雀是什么東西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輕掃了他一眼,“不是你剛才自己在喊么?”說完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珍妮芙,仿佛摸到了一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陳河干咳一聲,“你聽錯了吧,我啥都沒喊啊。”

            珍妮芙也反應過來了,用不流利的中文掩飾道:“朱雀?誰是朱雀呢?”

            陳河有些心驚膽顫的擦拭了一下額頭冷汗,“那啥……我肚子有點餓了,我們先走了……珍妮芙拜拜,茹云拜拜……”

            陳河說完直接駕駛奔馳車飛馳逃離了現場……

            紀茹云呆站在原地,美眸望著那輛飛馳而去的奔馳S600,然后將視線轉移到了珍妮芙身上……朱雀?這……是你的外號么?

            龍王……朱雀……紀茹云心思縝密,她隱隱感覺到,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……似乎正在逐漸揭開……

            奔馳S600飛馳在路上,副駕駛座的黎佩玖美眸依舊緊緊凝視著陳河,要將他看穿了一般。

            陳河被她看的一陣心緒,小心翼翼地的問道:“佩玖,干嘛這么看著我?”

            黎佩玖美眸輕揚,磁聲問道:“朱雀就是珍妮芙,對么?”

            聽到這句話,陳河的心頭一跳!不過他神情上自然沒有表露出來,佯裝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,“???佩玖你在說什么呀,稀里糊涂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不用跟我裝糊涂,剛才我聽的一清二楚,朱雀。”黎佩玖聲音磁性動聽,但卻宛若逼問一般,“你最好能跟我解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“解釋啥呀……朱雀就是天上會飛的鳥啊、”陳河心虛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見到陳河如此無賴,根本從他口中撬不出什么……黎佩玖無可奈何,只能作罷。

            回到世貿酒店后,女神黎佩玖第一時間聯系了手下,讓他們調查海外是否有‘龍王’、‘朱雀’這兩個外號名字的人物……

            黎佩玖靜靜趴在松軟的總統大床上,面前放著一臺筆記本,電腦屏幕上,百度搜索的關鍵詞顯示:朱雀——傳統文化中的四象之一,別名朱鳥,亦有太陽朱雀之名。

            她美眸中閃爍著一抹復雜的神色,不斷分析著這兩個名字的含義……龍王?朱雀?都是和動物有關……而且……都是古代神話傳說中的靈獸……

            “難不成……還有青蛟?白虎……和玄武?”黎佩玖趴在床上喃喃自語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陳河依舊起了一個大早,晨跑鍛煉之后,給女神總裁買了豆漿油條早餐。

            結果剛今天陳河敲總裁的房門,黎佩玖卻死活都不肯開門。似乎昨天陳河在衛生間那一幕對女神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,女神現在對陳河提有很大的戒心。

            陳河只得將早餐放在了門口,然后自己回到了房間里。

            女神在房間里睡了個愜意的懶覺,洗漱一番,換上衣服,這才輕輕打開了房門??吹椒块T口放著的那一袋豆漿油條早餐,黎佩玖微微一楞,拿起了早餐。

            其實作為五星級酒店,這里每天都會安排精致的西式早餐料理的,根本無需自己準備。只是……黎佩玖卻不知怎么,突然之間有點喜歡上了豆漿油條的味道,對那些精致西餐,反而失去了那么一絲興致。

            奔馳車一路飛馳,載著女神總裁來到了環球大廈。女神甩門而去,搖曳著性感的身姿,看的陳河一陣晃眼……若是有機會,一定要把她推倒征服……讓這只冰霜兩重天的母老虎徹底臣服在自己身下!

            陳河回到辦公室,又開始擺弄那副軍事模擬沙盤。他的生活樂趣除了斗蛐蛐、把玩沙盤、打槍戰游戲之外,似乎沒有了其他愛好。

            正玩著上癮呢,突然手機鈴聲響起。

            陳河疑惑的拿起手機……來電顯示,秦般若?

            這丫頭給自己打電話做什么?陳河疑惑接起電話。

            “喂陳河,在干嘛?”秦般若磁性動聽的聲音傳來。

            “我在公司上班呢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單手抓著電話,另一只手依舊把弄著沙盤上的戰局,他此時已經做到了一心兩用的至高境界,一邊打電話,一邊沙盤演練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上次請你吃宵夜的時候,有好幾袋新買的衣服放在你車里呢,你還記得不?”秦般若磁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陳河一愣,這才想了起來,半個月前秦般若請他出去吃宵夜,買了一大堆衣服,都塞在他那輛阿斯頓馬丁的后備箱里呢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你這女人……都過了大半個月了你才記起來……你要是再不來拿,我都要扔垃圾桶了。”陳河無語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切你敢!我這衣服好幾十萬呢。”秦般若嬌聲嗔道,“你公司地址發個過來,我現在過來拿。”

            陳河將環球大廈的地址給她微信發了過去,然后繼續擺弄著面前的這幅軍事沙盤。

            沙盤上,三軍對壘,陳河模擬成雙方,自己和自己博弈著……隨著博弈的愈來愈深入……他的眸光也凝重了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沙盤上,三軍陣營上分別刻著三個名字:環球集團、幽都、海外!

            陳河代表環球集團,而另外兩股勢力則是敵方,陳河這是在模擬著未來所發生的一切危機狀況!隨著局勢愈演愈烈,環球集團所面臨的危機也愈來愈大!黎佩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……她所掌握的那十三個海外港口究竟有多大的影響,那是能動蕩整個東海亞局面的燙手山芋!

            陳河沉默許久,一把將沙盤全局推散,終止了戰局思路。

            “幽都……海外……我倒要看看,你們究竟有何能耐?”陳河低聲喃喃,聲音中透著一抹前所未有的凌厲!他既然答應駱老保護黎佩玖,那……便會傾盡全力!

            明珠.黃家古宅

            一群黑衣西裝的男人整齊一排守候在宅院門口,一名身穿中山裝的青年步伐如龍,從古宅內緩緩踏步而出,每一步都仿佛帶著森然壓抑的氣場!

            隨著中山裝青年的踏步而來,守候在宅院門口的一群男人們面色一凝,所有人微微低頭鞠身!這是尊敬,對面前這位青年男子的尊敬!黃家少主,黃旭陽!

            黃旭陽身穿中山裝,雙手負背而立,一股冷傲的氣場渾然顯現。

            兩名男仆從合力托著著一柄渾厚森然的長刀,恭恭敬敬的將武器長刀遞到少主面前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面色微凝,一把握住那渾厚的刀柄,手臂猛地蓄力一揚,那柄厚重長刀被猛地揚起,一股凌厲的風勁撲面,長刀鋒利無比,帶著森然可怕的殺伐!

            黃旭陽的眸光在光滑的刀鋒面上映射而過,殺機浮現。

            “耳東陳,水山河……今日,便用你的血肉,以祭長刀!”黃旭陽聲音渾厚,帶著匹敵之傲!

            宅院內,一名蒼老的仆人緩步而出,雖然容顏蒼老,但氣息卻雄渾無比。

            “忠伯,您怎么來了?”黃旭陽看著忠伯,緩緩說道。

            黃旭陽雖然是黃家少爺,繼承黃家正統血脈,放眼整個黃家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但在這位年邁蒼老的忠伯面前時,依舊保持著一絲恭敬。

            忠伯伸手輕捋胡須,“我終究有些不放心吶,老爺閉關,如今少爺你便是家族之長,少爺你此番貿然前去,不知兇吉定數,讓我陪你同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        手機版
            天天射天天日本一道_国产精品日韩欧美制服_久久中文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特黄大片精品